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尤西马奇】Before the Flower Shop I Stand And Sigh (上)



01

 

什么时候开始注意他的,尤西斯已经不记得了。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身体里仿佛偷偷长出了一朵花,花开后,引来了一只蝴蝶,蝴蝶每一次扇动翅膀,都会撩动空气奏出小小的音符,而遥远的某处,有什么因为这个微小的颤动而轰然倒塌。

某一天,某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工作日,尤西斯忽然醒悟:如果只是远远地看着、什么都不做的话,什么都不会改变的。

这其实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结论,却花了尤西斯两个月的时间。

毕竟,他是尤西斯。

 

 

02

 

和大部分的打工仔不一样,里恩并不讨厌上班。但今天,他第一次产生了“这破公司呆不下去了我还是赶紧辞职比较好”的念头。

此刻,公司的艺术总监兼里恩的上司兼童年好友兼公司几乎所有女员工的梦中情人尤西斯,正站在他的办公桌前,把一束娇艳的鸢尾花戳到他的鼻子下,说:“送给你的。”仿佛嫌这一举动不够诡异、不够引人注目似的,尤西斯今天还在脸上戴了一个白口罩,把鼻子和嘴巴捂得严严实实。

里恩感觉整个办公室的目光像千万发利箭一样插在自己的背上。他硬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问:“谢谢……但是为什么要送我花?”

这本不是一个难以解答的问题,但尤西斯的表情却仿佛里恩要求他在一页A4纸之内验证六度分隔理论。于是他只好用最无懈可击的答案回答:“不为什么。”说完就把手里的花束往里恩桌上一放,转身大步流星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里恩真希望自己的工作隔间能突然变成一个密闭空间,这样就不用忍受周围同事向他投去的五光十色的眼神了。

也许尤西斯今天早上起床的姿势不对,到了明天,一切都会恢复正常的。里恩这样安慰着自己,把桌上的鸾尾花插进花瓶里放到了前台妹子的桌上。

第二天,他收到了一束向日葵。第三天是郁金香。第四天是马蹄莲。到了第五天,他终于忍不住冲进尤西斯的办公室,一字一句地问:“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要给我送花?”为了进一步说明事态的严重性,他又补充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公司里已经有谣言说你在追求我。”

尤西斯从电脑屏幕后面探出头来,从他脸上的表情判断,他似乎认为事情的发展十分有趣。“也许我就是在追求你?”他说。

但里恩显然觉得这件事简直和政府的年终财政报告一样有趣。“尤西斯,我们从小学就认识了,”他面无表情地说。“经过了这么多年,你突然醒悟我是你杯茶,决定要追求我?哇,还真是很有说服力。更别提你绝对不会送花,你对花粉过敏!”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里恩和尤西斯是同班同学,当时学校组织到植物园春游,之后尤西斯因为严重的过敏性哮喘在医院待了整整一周。那次之后,里恩知道了两件事:第一,尤西斯对花粉过敏;第二,尤西斯的哥哥卢法斯可以在十秒钟之内,从一个温婉如玉的绅士,变成“我要毁灭这个世界上一切能够产生花粉的物种”的大魔王。为了世界的和平以及物种的多样性,里恩决定从此一定要十分注意不让尤西斯接近各种花花草草。

“所以,”里恩用上了最严肃认真的语气,问:“你到底为什么要每天戴着口罩去买花?”

尤西斯抿紧嘴唇,露出了六岁小孩突然得知必须做完所有作业才可以吃曲奇饼的表情,犹豫了一会儿,说:“那些花,我是在马路对面的花店买的。”

尤西斯的办公室在二楼,透过右手边的落地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马路对面的店铺,其中有一家小小的花店,名叫Echoes。

“好吧。然后呢?”里恩皱眉问道。

“准确地说,我是向那个店员买的。”尤西斯用极其隐晦的动作示意了一下围着深灰色围裙、正拿着喷水壶往玫瑰花上洒水的男性店员。

尽管里恩从来没在那里买过花,但他知道尤西斯说的是谁,因为那家花店只有一个店员,一个长着墨绿色短发、戴眼镜、年纪和他们差不多的小伙子。里恩常常在花店门前的小吃摊上买热狗,因此时不时会跟他闲聊几句。在里恩印象中,他是个和蔼友善的人,有些笨拙,还有几分书呆子气,因为有一次里恩亲耳听见他打电话给批发商订花的时候,十分流利地说出了某种花的拉丁学名。

“你从一家花店的店员手上买了花,”里恩仔仔细细地咀嚼了一遍这句话,试图找出蕴藏在里面的深刻道理,无果。“所以呢?”

如果尤西斯感到了失望,那他似乎隐藏得很好,因为他只是若无其事地耸耸肩,“就这样。”然后随手打开邮箱里的一封垃圾邮件,假装那是财政部长的来信,说:“出去吧,我要工作了。如果你打算继续站这里浪费时间,也可以,只要下班之后留下来加班把工作做完,当然我是不会付你加班费的。”

无奈之下,里恩只好一无所获地离开了尤西斯的办公室。比起困惑和好奇,他心里更多的是自责,因为显然有什么在困扰着尤西斯,而尤西斯又很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些建议。可惜的是,尽管尤西斯已经用“自认为”浅显易懂的方式解释了一遍,里恩还是没明白他想表达什么。

幸好里恩的自责只持续了十分钟。

十分钟后,他再一次站在了尤西斯的办公桌前,扶额说道:“尤西斯,你已经不是个小学生了。与其每天戴着口罩向他买花,你就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问他要电话号码、请他吃饭看电影吗?”

尤西斯少有地露出了窘迫的神情。



tbc




评论(9)
热度(18)
  1. 西仔LittleC眼镜骑士剑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士官学院尤西马奇推广部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