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尤西马奇】Mirror(02)


02

 

尤西斯说“杂物房”的时候,马奇亚斯脑里浮现的是一间昏暗的地下室,不足十平米的空间里杂乱无章地堆放着陈旧的家具,空气里弥漫着灰尘和朽坏的气息。然而当老管家用钥匙打开西翼三楼走廊尽头的房间,马奇亚斯差点以为老人年事过高犯了糊涂。

原来阿尔巴雷亚家所谓的“杂物房”,是一间几乎有政治学院的教室那么大的房间。朝北的窗户上悬挂着厚重的墨绿色天鹅绒窗帘,虽然看得出来已经有些年月,但上面的金色丝绦依然保持着良好的状态。每一面墙上都错落有致地挂着大大小小的画框,画框里的画就连马奇亚斯这样的门外汉也看得出来无一例外出自名家之手。造型各异的茶几和扶手椅沿着墙壁整齐排列,它们因为设计落后于潮流或是不符合房间主人的审美这种琐碎的理由,便从公爵府不同的房间内被移除、堆放在这里。和它们具有相似命运的还有一些材质不同的雕像、穿衣镜、落地灯,零零落落地呆立在不同的角落。房间的中央被两张并排的长桌占据,桌上放满了烛台、花瓶、茶具、餐具和别的小摆设。虽然房间里的确有一股陈旧的气味,却没有多少灰尘,看来定期会有人来打扫。房间门刚一打开,数名仆人便鱼贯进入,利落地打开窗户通风,随即拿出抹布开始清洁。

感受到马奇亚斯的惊讶,尤西斯小声替他说出了心里话:“奢侈无度的贵族。”

“我还什么都没说!”马奇亚斯气急败坏地辩解。

尤西斯并不在意,耸耸肩说:“阿尔巴雷亚家这么富有不是我的错。”

马奇亚斯有点郁闷地回答:“我知道,而且我也接受了。”的确,在两人交往的时间里,虽然马奇亚斯的政治主张没有发生改变,他已经完全接受了尤西斯的身份、地位和责任,因为脱离了它们的尤西斯是不完整的。其实认真想想,对他来说接受尤西斯的全部并不困难,困难的是,在“坚持”和“接受”之间找到平衡,而两者对抗的力量仿佛天平两端任性的砝码,几乎每天都在变化,令他几乎失去控制。不得不说,这让他有点恼火。同样令他恼火的还有,尤西斯总是有意无意地让他一次次证明他已经接受了尤西斯身为“剥削阶级”这个事实。

再一次得到满意的答案后,尤西斯不动声色地笑了笑,随即向在一旁等待许久的老管家点头示意,便开始了“整理杂物房”的工作。

尽管被尤西斯义正言辞地要求留下来帮忙,但马奇亚斯很清楚自己是在场唯一一个毫无建树的人,那个该死的贵族只是不高兴自己被迫干杂活的时候,他可以在花园里悠闲地看书喝咖啡。他能帮什么忙呢?他连紫檀木和红木都分不清,更别提像尤西斯和阿诺那样说出每件家具摆设的来历和价值。他也不会去插手仆人们的活儿,因为他已经明白,贵族有贵族的生活方式,对于仆人们来说这是他们的工作,不打扰他们工作便是对他们的尊重。于是他只好沉默地跟在尤西斯身边,假装很懂的样子。

然而这个过程意外地并不沉闷。马奇亚斯已经习惯尤西斯是一个“高傲烦人让人分分钟想给他一拳的任性恋人”,而如今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阿尔巴雷亚,冷静、有威严。这样的反差令他觉得既有趣又新鲜,还有点……性感。

一切都在缓慢但有序地进行着,一件又一件的家具摆设被挑选出来然后移到一旁被打包。大概是不习惯马奇亚斯没有和他斗嘴,尤西斯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注意到对方的视线,马奇亚斯洋洋得意地冷笑一声,说:“你以为我会闷出汁儿?让你失望了,我觉得挺有趣。”

金发贵族哑然失笑,“那真是太好了,因为像这样的杂物房还有十间。”

马奇亚斯一听,差点忍不住想掐死自己,大声说:“你在逗我?!你们这些贵族到底有多骄奢……”但他马上看懂了尤西斯嘴角的戏谑,狠瞪对方一眼,“哈哈哈。我建议你索性省点心,把另外十间房里的东西留着冬天烧火取暖吧。”

尤西斯假装谦虚地略微低头,说:“多么典型的平民建议,我会考虑的。但如果你以为你今天‘有趣的’杂活马上就结束,抱歉让你失望了,书房里有几份文件……”

马奇亚斯没有机会听到尤西斯接下来打算怎么折磨他,因为从他们的右侧传来“咚”一声闷响,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和女仆的低呼。两人扭头看去,原来是两名女仆搬运一幅大油画的时候,其中一名女仆不慎脱手,倾侧的画框撞裂了一面椭圆形的立地穿衣镜。

犯了错的女仆十分紧张,朝过来查看的三人深深行礼,低下头不敢作声。“你们有没有受伤?”尤西斯问。

“没有,少爷。但是那面镜子……”

尤西斯摆摆手示意她不必再说,“没受伤就好。你们继续工作吧。”这时他才看一眼被损坏的镜子:那是一面造型古朴、看起来很有些年月的大镜子,黄铜制成的镜框上雕刻着精致的藤蔓和鸟兽花纹,还有一些尤西斯看不懂的符号,镜子由两只看不出属于什么动物的兽足支撑着,兽足上的利爪显得颇为吓人,已经有些模糊的镜面上有一道扭曲的裂纹,斜着贯穿了整个镜面。

尤西斯没来由地厌恶这面镜子,不愿多看一眼,皱眉说:“阿诺,改天找个工匠来把上面的玻璃换了,然后把它搬到那间上锁的地下室。”

“是,少爷。”

马奇亚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半蹲在了镜子前,贴得很近地观察着镜框上的符号,略有些不安地说:“我建议你不要轻易动这面镜子,最好先找一个对魔法有研究的人来看一下。”他指着上面的符号回头对尤西斯说,“这些是如尼符号。”

“那种已经失传的魔法符号?你能读懂?”

马奇亚斯摇摇头,“我只能认出这些符号,但不能解读。一般来说没有工匠会随便把如尼符号刻在家具上,根据书上的描述,这种符号威力很大但也极其危险。我怀疑这面镜子有特殊用途。”

尽管尤西斯会抓住一切机会怼马奇亚斯,但他从不把马奇亚斯的意见当作儿戏。听了马奇亚斯的话,他忍不住站在镜子前想要看清上面的符号。破裂的玻璃倒映着他扭曲的身影,就在这时他听见了那个声音。

尤西斯……

伴随着声音而来的还有一阵剧烈的头痛,仿佛有什么东西试图从太阳穴钻进他的脑子里。

来我这里……

尤西斯本能地想问“谁?”,但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浮现在他心里:那个声音毫无疑问是马奇亚斯的。

“你说什么?”他强忍着头痛问。

“我什么都没说……”面对尤西斯的问题,马奇亚斯显得十分疑惑。“你脸色不好,怎么了?”

怎么会?我明明听见你说话了!但尤西斯没有说出心里的质疑,他只是轻描淡写地回答:“没什么,突然有一点头痛。”

马奇亚斯和阿诺对视了一眼。他们从尤西斯突然苍白的脸色看出来,绝对不只是“一点”头痛。

“快到午饭时间了。”老管家收起怀表,说:“尤西斯少爷,捐赠给拍卖会的家具和摆设数量也足够了。是否需要我通知厨房为您和雷格尼茨少爷准备午饭?”

突如其来的疼痛已经像退潮的海水一样远去,尽管心存疑惑,尤西斯并不打算在这里多做逗留,点头同意了老管家的提议。

在离开杂物房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那面镜子。古朴的镜子和其他杂物一起堆放在房间的一角,显得平平无奇。


tbc





评论(3)
热度(19)
  1. 西仔LittleC眼镜骑士剑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士官学院尤西马奇推广部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